向母校报到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浦外20年 > 向母校报到
2010届张欣(复旦联合利华)
信息来源:
日期:2016年10月25日
阅读次数:
快速分享:
字体:【

给你 和十年前的自己

市场营销-2010届张欣(复旦联合利华)

十年前,2006年4月,算算应该是初二,在浦外的校园里。当时樱花该是开得正好,我心中也尽是无忧无虑的,尽管关于未来我一无所知。

十年后的现在,我已经大学毕业踏入工作将两年。此刻是夜里十一点,刚下班回家,耳机里放着一首歌,歌里唱:“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我并不知道这十年中促使我走到现在的每一个重要决定是否正确的,甚至很难说,我对现在的生活状态是不是满意。然而如果有机会和你们、或者和十年前的自己对话,关于未来、关于选择我认为有三件事大过一切,不限于时间、空间。

第一是眼界,在可能的范围内尽量看得更多、更广阔些。古人说的“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一直认为这比眼前的功利更为重要。所幸浦外提供给我们很好的人文环境,国际交流、文化节,和较为自由学习时间,我们能接触到的其实比很多同龄人多不少。

我在学校的那时候还没有微信朋友圈,对着书的时间远远多过手机,偶然整理旧物翻到高中期间我在上图的借书单,很多书名看到还是很熟悉,还是能回忆起看书时的场景,即使过了很久依然觉得像朋友一样,能给你关于选择的建议和关于人生的慰藉。

后来在复旦的时候,大二有一个机会可以申报大三一整年去日本早稻田大学交流的项目。当时我很纠结,第一这是个不能转学分的项目,第二在那个时间点我一句日语都不会,第三对于当时我的规划去美国读研究生或者直接在国内就业,这个项目占据的一整年时间都没什么特别大的优势,反而会错过暑期实习、让课业的负担变重。但最后我还是选择去了,原因很简单,我大一的时候选修日本文学文化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我想有机会为什么不去看一下呢。再后来,我的确错过了很多大企业的暑期实习,大三大四两年的确都过得非常紧张,考G考托学日本修学分,苦不堪言,但我依然觉得,这段很特别的经历潜移默化中影响了我后来的每一步。

第二是本心,问自己喜欢什么,是什么让你快乐,而不是让你的父母甚至大环境中的所谓热门专业或职业为你规划前途。高中的时候我在浦外做SOLO杂志,杂志最终印出来拿在手上,我觉得那一刻快乐超过一切辛苦。那时候又偶然看了一部美剧,叫《广告狂人》,我想这大概就是未来我想做的了。然后我读了广告系,进了一家快消品公司,期间所有的决定和选择都是我自己决定的,会跟家人和朋友谈心,会去看行业分析,但最终这个问题,只有你自己能给答案。简单算一笔账吧,大学四年一共有近200学分,至少有一半和你的专业相关,换算成小时,就是关于这个专业1000小时以上的学习,如果不是你所喜欢的,你觉得如何可以好好的学完?工作以后更是如此,每天八个小时甚至更久,你醒着的至少一半时间都将面对这个行业的人和事,而且要知道工作后再也没有逃课或趴桌上睡会儿这个选项了,此时支撑你相对快乐的长久工作下去的只有本心。

第三是不后悔,这条说起来最容易,实践起来却最困难。人生是一个小径分叉的花园,当你走向某个选择的时候,你永远看不到另一条分叉上的旖旎或暗淡。有很多次,失落的时候你会想,“如果当初……就好了”,然而人生不能假设,不断提醒自己向前方看,你才能看到这条路上最美的风景。

最后,所谓的“正确”的选择和“成功”的人生其实是很难定义的,我喜欢的作家冯唐说他痛恨成功学:“在我的世界观里,‘成功’比‘爱情’更难定义,或者我定义中的‘成功’和社会普遍定义的“成功”相差太远……我定义的成功是内心恬静地用好自己这块材料,或有用或无用,本一不二。”特别喜欢这个定义,拿来作为这封信的结尾,分享给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