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风采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校友会 > 校友风采
2013届高三毕业典礼献给母校的话
信息来源:
日期:2013年06月27日
阅读次数:
快速分享:
字体:【

七年光阴如白驹过隙。目送了六年学长学学姐们的远去,悄然不知,自己如今也成为了他们。今天,我们站在长亭外古道边,即将远离母校,不舍和回忆涌上心头。我总觉得,对于母校,我们会比同龄人有更多的不舍,因为我们在这里生活了七年,而这两千多个日夜中的点点滴滴,实在难以用言语道尽。我们在此谨代表浦外2013届全体毕业生发言,抒发心中所想,展望我们的未来。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学校,到底是什么?在我看来,学校是一道墙,小心地保护着我们心中的理想,把过于功利、过于现实的喧嚣隔绝在墙外。但是学校又不能仅仅扮演围墙的角色,否则出了桃源后,习惯于田园牧歌般生活的我们会无所适从。浦外的独特之处正在于此,那就是,为学生们搭建了一扇可以透光的玻璃墙。我们既能安心地在这里学习书本知识,又能跳出课本的樊笼,感受外界的阳光。爱心月让温情弥漫校园,我们开始了关注身边需要帮助的人或事,明白了“爱是责任,爱是一个圆”;艺术节激情也不失感性,它发掘出我们内心崭新的自己,让我们“以艺术的名义生活”;运动会赛场上的热烈,跑道上的我们为身旁认识的或不认识的参赛选手呐喊加油,提升了凝聚力,强健了体魄;对于圣诞,我们更是有不可名状的盼望,七个圣诞,七次大餐,四大三小,两场烟花,一群亲爱的人。学校每年甄选不同的主题,让我们领略不一样的异国风采,让我们在成长之余一窥不同文化的究竟。

 

一直想和浦外、想和浦外人说一句话,却赧于启齿,今日不说便晚了。因为现在的一切多么难得:难得我们完成了学业;难得老师同我们济济一堂而不用顾虑升学;难得你我相识,缘起浦外。何不道一句“谢谢”?感谢浦外提供我们成长的沃土;感谢浦外老师的悉心培育、诲人不倦;感谢同窗,知交何处再觅?七年的朝夕相处,我们早已熟悉对方的声音、走路的样子、兴趣爱好与性格。我们惊奇地看着彼此渐渐收敛了顽皮与叛逆,看着沉稳而内敛的棱角在各自的脸上悄悄浮现。我想,在座的各位中,一定有幸运的人,在浦外找到了一辈子的朋友。

   

座下的老师,是最可亲可爱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将让我们难以忘怀——

高云霞老师照例是每天一张数学卷子,在课上莫忘把“搓天”的试卷拿出来,二十一天养成的习惯让理科班同学们坚持了一年,至今还盼望着“考后复习一、二、三”。感谢老师考试前分享了“佛像和石阶”的故事。佛像之所以受人敬拜,是因为他昔日经受千刀万凿的痛苦,才造就了今日。

 

在座的史政班同学想必忘不了郑老师一堂堂风花雪月的语文课吧?多年之后,你我可能早已把阅读分析答题技巧忘得一干二净,但我们仍会记得那个讲到金庸便眉飞色舞的先生,会记得郑老师不断更新的微博,以及骑着自行车游天下的青年炯哥传奇。

 

Jenny最酷,不了解她的人会以为她相当严厉,殊不知她冰霜的外表下是一颗赤子之心。我们不舍得那个课上课下判若两人,那个和我们交流毫无架子,那个主动承认答案不妥的Jenny.

 

一届又一届的毕业生,也都沐浴着谢立竿老师立竿见影的冷笑话。考数学前,不知是否有人会想起那句“横着进去斜着出来”,会想到3和5加起来其实等于8,会默念“按部就班”十来遍?在此感谢谢老师,陪着我们披荆斩棘,一路腥风血雨地穿过了高考数学那整整23处要塞。

 

午后的语文课上,万颖华老师总能用她极尖细的嗓音刺破每个人的梦乡。


 

我们不会忘了 “最好的时光在理想主义的课堂”。虽然是小万老师第一次带领高三,但是那一沓厚厚的用钢笔亲自标注的试卷,让我们看到了她的执着和负责,让我们在一个又一个午后撑起头来,鞭策自己前行。

 


 

沈健老师是学生中公认的“第二眼女强人”:外表看似柔弱,可实际上无比强大无比干练。一道语义模糊的cloze,我们对它的关注持续三分钟,可沈老师对它的关注却经久不衰。一个鲜红刺目的分数,我们受到的打击历时三天,可沈老师却会在未来的三个礼拜甚至三个月中,时刻追踪我们的发挥与心态。希望在未来,我们也能成为和您一样坚强、一样让人信赖的人。

 

留下语录最多的是老何。记得何老师讲到尿素时,说他曾经参观尿素厂,“氨气和二氧化碳合成,那尿素像雪花一样飘下来”,边说还边用手比划,教室里也霎时仿佛飘起了尿素;高三时,他总是提起他的高考经历:因为没有复习资料,而在复习时刻钢板,羡慕我们现在拥有繁杂教辅的“幸福”。

 

提到邹军老师,历史班的各位会想到什么?是老师口中那一个个令人捧腹的历史段子,是老师课上风起云涌的面部表情,还是那超高准确率的算命大法?这些自然都会浮现脑海。可再一回想,印象中,这位教历史的先生竟从没着过急,也从未动过气。满足地、乐观地、悠然地生活,这些是邹军老师潜移默化中教给我们的——在历史之外,在生活之中。

 

在浦外,有一个随手便可画出中国和世界地图的龚铭峰老师。每每我们为考试而焦虑时,龚铭峰老师会用“我当初考上大学是个意外”来安慰我们。课上,老师会用儿时对苏州河的回忆来阐述“河流的综合治理”,告诉我们“割分东西半球的经线大部分穿过海洋,就像没有人希望毕业照上的自己的脸被分成两半一样”。晚自修结束后,老师也会默默地送学生们回寝室。感谢龚铭峰老师的认真负责和幽默风趣,为我们的高三生活平添风采。

 

政治班虽然只有寥寥数人,但每每路过他们的议会大厅,总能听见室内传来激烈的辩论声。漫步走廊,我们会看到政治班同学挨个步入谢丽莎老师办公室等待面批,会风闻这位严格的老师从不肯放过书上犄角旮旯的知识点。虽然我学的是历史,也从未上过谢老师的课,但还是想代替座下的政治生向老师道一声谢,感谢老师的付出与辛劳。

 

李瑛老师的政治课,大概便是所谓的“入乎其内,出乎其外”之境界了。“入”即带着我们仔细记诵课本上的考点,“出”则谈时局,辨古今。犹记得我们曾激烈地探讨人性与公正,探讨那个火车司机是否应该驶向只有一个人的轨道。担任班主任期间,老师围栏放牧的管理方式令人印象尤为深刻,但这并不代表她不会注意同学们学习的松懈。当我们成绩下滑时,她会玩笑般地点上一句:“你是不是想去上海大学当校花校草啊?”顿时,脑海中千万只警钟同时敲响。

 

 

对于原先三班的各位来说,在老戴的课上迟到,忘记交老戴的订正作业,始终是挥之不去的噩梦。噩梦做完了,一觉醒来,我们却只记得老戴在六点十分到校的身影,记得她会挨个面批每个人的作业,记得她追着数学退步的同学叮咛不已。戴丽君老师的负责和尽心,将会留在所有同学心中。

 

高中三年,对我们要求最严格的便是陈丽秋老师了。台下的同学们,想必早已分清了“不太理想”、“不理想”以及“很不理想”的细微差别了吧?然而,正是在这样的高要求之下,我们逐渐地学会了对自己负责,对他人负责,从而最终对社会负责。感谢陈丽秋老师,我们在今后也会朝着那遥远的“理想”的目标奋力前进的。

 

记得沈健老师在我们刚进高三时说,我们英语要做150套卷子,一张一分正好150分。全班哀嚎。老师听了便又加了一句,其实高三挺开心的,上届好多毕业生都这么讲。全班狼嚎。如今高三一年过完了,想想遇到了这么好的老师,做了那么多道好题,每个清晨都满怀希望,每个傍晚都精疲力竭。这一年担负重量、贴近大地的生活方式,相对于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倒也的确有可以称之为“开心”,甚至怀念的地方。这样想来,结果已经不重要了。(停顿两秒)这样的话,现在的我们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几天后,当我们关上门,打开电脑,进入查分系统,输入准考证号的时候——但愿那时的你我能拿出勇气来面对屏幕上的数字。一如一年前的我们,在那个闷热而潮湿的雨天里,带着勇气,等待家长会的结束,等待高三一年的开始。

 

现在向台下望去,每一双眼睛都闪耀着希望的光芒。然而,出了桃源,下了武陵,外面的世界究竟如何,你我都不知道。巴金说,生活是一场搏斗。而在这场搏斗中,胜者却仿佛总是生活。有时看着我们的长辈——盯着电脑屏幕看新闻的父亲,或是在厨房里忙里忙外的母亲,会禁不住想,他们年轻时,做过怎样疯狂的、天马行空的梦?那些梦实现了吗?我们今日迈出校门,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后回来——那时我们会不会也有未能完成的梦?当生活与现实从各个方向挤进来的时候,今天我们眼中的光是否仍然继续闪烁?

 

电影《熔炉》中有这样一句结束语:我们逆流而上,不是为了改变世界,而是为了不让世界改变我们。改变与被改变,哪个更困难,实在说不清,只知道,今天年轻而即将要出发的我们,最后兴许不能改变世界,甚至还有被世界抹得面目全非的可能性。可即便如此,我们的词典里仍不存在“不战而败”这一条。不论成功与否,我衷心地祝愿2013届高三在今后的人生中能战得尽兴。多年之后再次相聚时,但愿我们能相视坦然一笑,各自风淡云轻地把沿途的一路景色一路风雨娓娓道来。